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首先,我先表明自己的观点——拖油瓶绝对算得上是佳作,甚至可以认为是新日常系的唯一神。在我看来,新日常系的出现并发展是日轻的拨乱反正(大雾),又让日轻回到了原本以高中生活为背景,以恋爱喜剧为主题,描写高中生心理状态和成长的主线上来。(逃)请将多管闲事、料理、亚撒西、冷淡、迟钝、学霸、学渣、先充、老鼠人自由排列组合,写出一本轻小说。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插图

所以新日常出现了。新日常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无趣!君不见天使大人、冰姬、宅现、现神都是几乎一致的配菜,炒出来的效果也近乎一致。且当双方结为恋人之后,新日常系的“新”,也就是无主线剧情,成了最大的诟病(佐伯同学的第三卷就是为了突破桎梏,结果大家也都知道)。而拖油瓶,能够写到第四卷也不落俗套的原因,主要有三。第一:设定同居系不少(佐伯同学、剃须、1ldk和2jk……),义理家人也有过(黄漫老师),前女友就emmmm,好像没有。抛砖引玉,仅说说自己的看法。(作为题主)首先,我先表明自己的观点——纸城绝对算得上是天才,甚至可以认为是新日常系的唯一神。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插画集

在我看来,新日常系的出现并发展是日轻的拨乱反正(大雾),又让日轻回到了原本以高中生活为背景,以恋爱喜剧为主题,描写高中生心理状态和成长的主线上来。(逃)请将多管闲事、料理、亚撒西、冷淡、迟钝、学霸、学渣、先充、老鼠人自由排列组合,写出一本轻小说。所以新日常出现了。新日常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无趣!君不见天使大人、冰姬、宅现、现神都是几乎一致的配菜,炒出来的效果也近乎一致。且当双方结为恋人之后,新日常系的“新”,也就是无主线剧情,成了最大的诟病(佐伯同学的第三卷就是为了突破桎梏,结果大家也都知道)。而拖油瓶,能够写到第四卷也不落俗套的原因,主要有三。第一:设定同居系不少(佐伯同学、剃须、1ldk和2jk……),义理家人也有过(黄漫老师),前女友就emmmm,好像没有。而三者组合后的拖油瓶,就成了独一无二之作。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插图13

距离感和亲密度的平衡是新日常系的关键,而纸城的解决方案很巧——义理姐弟/兄妹+前女友/男友,二人心中都未曾忘却对另一方的感情,却碍于家人的身份与内心的矛盾(傲娇)在明面上对另一方爱搭不理,直到第四卷伊理户结女重新爱上水斗,以第二次初吻向绫井结女的宣战。先知(我忘了是先知还是四六,姑且写先知吧)曾云:用设定撑起来的故事,往往要用整个故事来圆设定,让小说不崩,但是圆设定的过程对剧情的发展是有限的,否则很容易搞出机械降神来。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插图14

(圆设定的例子:86、口是心非的冰室同学)注意加粗的地方,这也是他们别扭关系的根源所在。可以说,结女认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而水斗更是因为对于结女初三开始发生的变化而不安,迷恋的仍是初二是那个结女。(正经的形而上学错误(大雾))而两人之间的感情究竟是类似于结女的第二次重新开始(个人觉得圆香的第三次恋爱更像)还是对于过去的留恋,抑或是根本就没有断开,只是进入了“倦怠期”,这就见仁见智了。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插图15

第二:文笔怎么说呢,文笔这东西没有什么正经的标准。比如我个人认为白鸟士郎在《龙王的工作!》里面表现就很好,张力十足,心理描写也算细腻,也有人觉得龙工写得过于中二,读起来会很尬。类似的情况还有对刘电工文笔的讨论。但是纸城对于心理描写的处理和视角的转换是无可指摘的。尤其是对于两个人别扭关系的侧面反映和结女视角的刻画,完全看不出来是个男性作家写的。而其他作品对于女性心理的描写总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有点像抗吧老哥反串pxj,给人一种“作者认为是这样,所以这么写”的感觉。而纸城给人的感觉像是“女生就是这样,我只是记录下来了”的感觉。对比几篇新日常,感触会很强烈。经典唢呐经典pxj语录尤其是黄金周的日记,很明显。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插图16

部分推荐阅读

【水斗的日记】5月2日(星期三)

今天下午开始下起了雨。
准备周全的我倒是事先准备了伞,但那个女人并没有带。活该啊。

※※※

【结女的日记】5月2日(星期三)

在正要从学校回家之际下起了雨。
偏偏就在这种时候没有好好确认天气预报,没有把伞带来。
绝对是因为昨天的事才会马虎大意的。给那家伙的房间送个诅咒过去。
不幸中的万幸是至少没有浑身湿透地回到家。我绝不会再忘记带伞了!

以下为事件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插图17

第六节课结束时,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在回家之前前往图书馆的我,一边侧耳倾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一边走下楼梯。
今天的校舍安静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吹奏部的练习声,棒球部的吆喝声……作为它们的代替,只有微弱的雨声,哗哗地渗进墙中。

我在出口处迅速地换好了鞋子。
外面的地面已经是一片泥泞,看来想要躲过水坑是一件相当的难事。虽说早晨放晴了一段时间……要对天气预报这项技术说声感谢呢。谢谢你,某搜索网站。

从背包里取出折叠伞后,走出门外。……然后,我注意到有人正蹲在玄关口的旁边。
定睛一看,那是我的义妹。

“……哟。”

跟她打了声招呼后,结女朝向这边,“嗯咯”一声发出了一点都不可爱的声音。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我的妹妹哟。”

扬起嘴角说了这么一句后,只见除背包外两手空空的义妹,偷偷瞥了一眼我手中的折叠伞,露出了一副有些苦涩的神情。
看来她没有带伞。大概是因为早上我们故意错开了上学时间,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我准备雨伞的场景吧。

“真遗憾。虽想看在兄妹之情的份上帮你一把的,但不巧的是我今天只带了这把折叠伞。”
“……不必担心哦,弟弟。我和你不一样,可是有朋友的。我正等着她们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呢。尽管卿卿我我地享受着回家去吧。”

我撑开雨伞走出房门。结女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在走出校门前偷偷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女人就这么蹲坐在玄关口的边上,既没有玩手机又没有看书,只是呆呆地望向雨中的天空。
出校门后走了有一段路程,我遭遇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小动物系女生。

“哎!伊理户同学,准备回家么?”

是南晓月。她走在我前面可真是少见。平时都是蹑手蹑脚地走在我身后的。
我无视着她友好的微笑,我的视线投向了她的脚。
一双长靴。像苹果一样红。

“嘿嘿——。可爱吧?”

南同学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轻轻提起了右脚的长靴给我看。

“有没有想跟我结婚啊?”

无论是扬起嘴角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疯言疯语,我都没有去理会。

“……都高中生了还穿长靴,实在是有些做作了吧?”
“时尚跟年纪是没关系的啦——。”

嘛,不将这个年纪穿长靴的行为称作“悲哀”而称作“做作”这一点,也算是南同学独有的风味了吧。缓缓转动着和长靴一种颜色的伞的她,该说是躲在树叶下的小矮人呢,还是厕所里的花子小姐呢。嗯,后者是正解呢。

“——嗯?”

我突然有些不解。

“你没有和那个女人——呃,我说除我以外的另一个伊理户——在一起吗?”
“诶——?这算是什么叫法啊。”

南同学耸了耸肩。

“结女酱的话,说是有什么事要办,就在鞋柜那边分手了哦?啊——,好想和她共撑一把伞啊——。”
“……她的伞呢?”
“你说结女酱的伞?她说校舍有备用伞来着。”

那她又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发呆呢……?

“我说啊——,偶尔也是会有想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啦。”

南同学看着水坑中倒映出的自己,用红色的长靴啪啪地踩着。

“毕竟从明天开始就是四连休了呢。是不是因此松了一口气呢?”
“……什么意思?”
“是说和女生朋友们相处是件很累人的事的意思啦。尤其是像结女酱这样惹人注目的女生。”

我皱了皱眉,南同学“啊哈哈”地发出敷衍般的笑声。

“本以为重点高中里这种现象多少会好一些,但没想到反而因为学生们普遍头脑聪明而更麻烦了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安慰她一下,和她好好玩一玩,但和她保持距离也是很重要的事呢,嗯嗯。”

南同学继续说道。

“不过毕竟结女酱那么可爱又那么聪明,也许对此已经很习惯了也说不定呢。”

……这怎么可能啊。
那个家伙在不久之前,可是一个体育课上的练习伙伴都找不到的人……。
别说是高深的处世之道了,那家伙,一定连彼此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才能开始以名相称都还不知道吧。

那样的家伙,能别扭地演绎着超人气女生的角色。
那一定是因为,她为了不搞砸任何一件小事而时时刻刻紧绷着神经。

“啊咧?你要去哪里啊,伊理户同学?”

我背对着南同学。

“我忘了件东西。”

※※※※※※※※※※※※※※※※※※※※※※※※※※※※※※※※

“……哈啊~……”

我叹气的声音在雨中溶解。
雨势不仅没有减弱,反倒是越下越大。看着地上越来越大的水坑,我心中的阴霾就越是严重。

从明天开始就是黄金周后半的四连休了。接下来我可以连续四天不用来到学校了,有连续四天的时间可以放松身心了。如此想着,我瞬间就变得精疲力竭。
结果到了最后,我变得就连在南同学她们面前维持表面功夫都无法做到,就连一边注意着水坑和泥土一边走路都变得令我厌烦。
这样的心态下,无论做什么都不会顺利的。实际上,一开始还想着“雨势毕竟还小,大概过一会儿就停了吧——”,结果就成了这幅德行。回想起来,我就不该相信自己没有任何根据的天气预报,而是拿出手机确认一下就好了。

“……哈啊啊~……”

过去我曾想过,如果我能交到很多朋友的话该会有多开心啊。
不,实际上也确实很开心。能做到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每天都过得很刺激。
……但是,偶尔也会有感到疲倦的时候。
每当对不在场之人的指责之语,忽然间成为谈话的主题之类的时候,我就会感到胸口一阵苦闷。

总有一天,我会不会也被人如此在背后嚼舌根呢。
不,会不会其实我已经被说过类似的话,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呢。
……不,我绝对被说过坏话吧。身为新生代表,班级的中心人物,就算在男生们之中也有相当的话题度。虽说自己说来有些不太好,但实际上如此显眼的女生也算是绝无仅有了。诸如“那家伙是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之类的话,一定在不为我所知的地方被谈论着吧。一如我们所做的那样一般。
甚至,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就藏在南同学她们之中也说不定呢。

……如履薄冰。
我们的日常,是在名为赔笑的薄冰之上渡过的。如果,有一天,我高看了脚下薄冰的厚度。……届时,也许现在和我关系良好的人们,都会一哄而散也说不定。

啊啊,这是被害妄想呢。我最擅长的被害妄想。
初中时期,我还从未如此害怕过这些。毕竟我还未曾拥有过可以失去的东西。
能交到朋友,好开心。
能交到朋友,好可怕。
南同学她们恐怕从小学开始,就已经在这样的世界里度过了吧……。

“……好厉害啊……”

临阵磨枪的我,究竟能不能好好干下去呢。
万一搞砸了……到时候,会不会回到初中的那时候呢……。

突然间,天空被遮住了。
黑色的雨伞,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雨滴。

我的视线从天上往下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刚刚成为我的义弟一个月多一点点的他,在伞下低头看着我。
……诶?
为什么……。刚才,明明已经先回去了。

“……怎么了?是忘记了什么东西吗?”
“是啊。我忘记了。”

他这么说着,将自己的伞往前一送。
伞影裹住了蹲在一旁的我。

“我都忘了,我和你已经是家人了呢。就算再怎么对不上眼,就算再怎么关系恶劣,就算你再怎么临阵磨枪高中出道……虽说很不情愿,但就算再怎么想要分开,我们也是分不开的啊。”

对摆出一副扑克脸,如此轻轻道来的他。
我不禁屏着呼吸,抬头凝视。
……这个人啊。
为什么,总是……真是的。

“……什么嘛……真恶心。”

看我微微露出了笑容,他似乎有些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你啊,现在可也是那个恶心之人的妹妹呢。”

没有拿着伞的另一只手,向我伸来。

“回家吧。”

我看着伸来的掌心。
……对啊。
家人之间,就算彼此暴露了再多的丑态……也还是家人啊。

“……嗯。”

我握住那只手,站了起来。

身边充斥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既没有吹奏乐部的练习声,也没有棒球部的吆喝声。
感受着这安静得不可思议的世界,我们离开了学校。

“我说!我的右肩被打湿了啊!”
“吵死了。这就是折叠伞的极限啊。”
“那就超越这个极限啊!再靠过来一点!”
“呜哎哎——……”
“不要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进行着这样的对话,我们的肩相撞,分开,过一会儿又相撞,又分开,仿佛会永远如此反反复复地持续下去一般。

同一把伞下,同一条归路。
我们漫步在雨中。

(真别扭啊……)

而约会那一章对于视角转换彰显得淋漓尽致

◆ 水斗 ◆

「稍微来迟了点呢。」

我对倚靠在时钟的基柱上的结女打了个招呼的瞬间。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后,

「嘿啊……?」

漏出了丢人的声响。

我不禁皱了皱眉。

……果然这打扮还是很不合身呢。我的外表原本就和这家伙不怎么匹配,都是川波想要强行打扮的错……。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我感觉受到了周围相当的注目。结女如果光看外表的话,嘛也不是完全不能夸她一句可爱。所以围观的人们大概是因为她等的人是个打扮打了个适得其反的土男人而感到了困惑吧。

虽说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在意周围的目光,但这次实在是让我有些坐立难安起来。

川波……你给我记住。

「……那个。」

结女啪塔啪塔地眨着眼,用手指向了我。她的指尖微妙地有点颤抖着。

「你是……我的义弟伊理户水斗吧?」

「……是你的义兄伊理户水斗。」

这种事你一看就明白了吧。

结女的视线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地在我的身上反反复复地瞄个不停。最终,只见她不知为何开始浑身发颤起来,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超————」

◆ 结女 ◆

————帅啊啊啊啊~~~~~~~~~~!!!!

我在心中全力大叫着,又一次抬头看向了站在我眼前的那个男人。

他的打扮并没有多么花哨,是重视清洁感而选的淡色搭配的背心、T恤和牛仔裤。嘛姑且还算是说得过去吧,是一副不会让同行的女孩蒙羞的低风险打扮。

但是,糟了。

在他标致的五官所塑造的知性感之上,略微有些困扰的表情营造出了绝妙的可乘之机。这份表情让潜藏在我心中的母性躁动不已,让人不禁想要让他更困扰一些。

明明如此,看哪,在他脖颈间若隐若现的锁骨和袖口中一闪而过的手腕迸发出的异样色气!唯独在这种地方展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也太犯规啦!

而决定性的一击,则是来自于表情和站姿中无意间流露出的忧愁。诶诶?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有什么心事么?可以试着把这一切都倾诉出来喔?他的姿态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说出这样的话来。

糟了。这知性又心事重重的三好青年打扮算什么啊。是我的妄想具现化了么?糟了糟了糟了。总觉得这个世界的真实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糟了糟了糟了糟了!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话能不能说出来啊。」

水斗看起来有些害羞地错开视线,用指尖轻拨着打点得相当齐整的刘海。他的这副模样实在是美如画过了头,让四周响起了一阵的尖叫声。

会惹人注目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里可是有这么一个仿佛是从女性向手游中蹦出来一般的男子。

他,我前男友,现义弟。

我竭尽全力地抑制住想要如此炫耀一番的冲动。

……冷、冷静一下。不能被他的外表所蒙骗啊。就算外表再怎么帅气,就算再怎么用牛仔裤强调出原本丝毫不起眼的长腿,到头来,他的内心依旧是那个男人——没错,就算外观再怎么理想,性格上也未必如此!

「没……没有啊?没什么啦。比起这个,想去哪里的话还是快点走吧。已经没什么时间了,这都是你的错喔。」

我轻轻环起双臂扼杀住自己内心的动摇,总算是成功摆出了一如往常的态度。

太危险了。这个男人只是个花瓶真是帮大忙了。哈啊~,太好了太好了。这家伙不是一个会用兼具温柔与强硬的绝妙力道拉起我的手的绅士可真是太好——

「是呢。我们快点走吧。」

如此说着,水斗地八分温柔两分强硬的牵起了我的手。

在四周的女生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之下,我的心重重地一跳,死了。

◆ 水斗 ◆

时刻保持走在靠近车道的一边。

在她要和路人撞上时,有意无意地将她拉近自己的身侧。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向她挑起话题。

在她对某件事物展现出兴趣时招呼她一声。

我依次执行着川波下达的指示。

这些事没一件符合我的性子,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哪怕是还在交往的那段日子里,我也从未像这样像是对待公主殿下一样地顾虑过她的一切。

而那个公主殿下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才会一路以来都心情糟糕地沉默不语。而四周投来的目光,似乎也证明我们正在糟糕的意义上十分惹人注目。

……这样一来根本就不是攻陷不攻陷的问题了啊。果然还是不要做这些多余的事情,以一如既往的态度来对待会比较好吧?

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总会在绝妙的时间点振动起来。这是川波传来的『没问题』的信号。

……真的假的啊?

我偷偷瞥了瞥一旁紧闭着嘴的结女。

事到如今,被我这样温柔地对待,这个女人大概也感到很是恶心吧。

◆ 结女 ◆

好~~~~舒~~~~心~~~~啊~~~~~~!!

怎么回事!?今天的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超绅士!超温柔!举手投足无一不在刺激我的喜好!

糟、糟了……。我紧紧地闭起嘴。

要是在这大庭广众下傻乎乎地笑出来,只会被当成一个性格糟糕的女人的。必须忍耐才行。忍耐,忍耐……。

「……呜哇,你看你看,那两个人……」

「……金童玉女的,好厉害……」

每当我听到错身而过的情侣们这样的悄悄话,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嘴角正不住地上扬。

通过一年时间的努力转职成为正统派美少女(如此自称有什么不妥吗!?),和突然变身为知性三好青年的水斗并肩而行的话,原来如此,确实会无可争议地成为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轻浮男女高出一档的风景呢。

我们现在,正君临于这无数人群熙熙攘攘的场地中的顶点上。

在一年前还只是见不得光的阴暗男女的我们——一年前还只是教室的装饰品的我们!

……太舒心了……。

我甚至一度忘却了和我并肩而行的水斗,竖起耳朵倾听着四周传来的声音。啊啊,又听到了一句窃窃私语声。

「……嘿哎~。这两个人关系真好啊……」

「……喂。别老盯着看啊……」

没问题的!没关系的!你们尽管看吧!虽然关系一点都不好!

温馨提示:

1.本站内容均收集于网络!若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至:wayzt1314@163.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2.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转载内容遵循避风港原则,不受本站保护。

3.所有UGC内容仅限于参考和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更多问题欢迎阅读“服务申明”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轻小说

七魔剑支配天下

2023-3-18 21:33:55

轻小说

我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

2023-3-18 22:10: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