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这是一段2000年前后的回想,一个和主播女孩的故事。

这几天,一款名为《主播女孩重度依赖》(NEEDY GIRL OVERDOSE,下文简称《N》)的游戏,在国内的某些小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涛,但在更普遍的游戏玩家圈中却没太大动静。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

《N》是一个相当特殊的游戏,一个包含了太多文化性的游戏。作者不遗余力地将自己喜欢的种种文化碎片,都塞进了游戏里。看上去,它像一个类似《美少女梦工厂》的养成游戏,玩家的目的是培育美少女主角糖糖的数值,从而达成不同结局。但理论上,《N》更像是一个亚文化的紧缩包,或者说潘多拉魔盒。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位于糖糖右侧的任务管理器显现了糖糖的各种数值,过高过低都会对结局产生影响

这是一个颇具风险的做法:开发者一旦才干缺乏,游戏就会沦为常见的那种低价“梗游”——乏善可陈的剧情与玩法,辅以很容易勾引人截图转发的噱头式网络烂梗,最终成为玩梗作者与认梗玩家的狂欢。

《N》中确实有大量的梗,但很难说它在用梗当噱头。首先,游戏中的梗过于密集,几乎到了完好由梗组成的程度——你难说这些梗仅仅是一种噱头性质的装点;其次,关于这些梗,作者显然做了选择。这些梗或者说典故,大致可划分为两类:一类与2000年前后的亚文化作品相关,在游戏中起氛围烘托的作用;另一类则是与当下的互联网主播文化,地雷メンヘラ(menhera,即肉体不安定)文化相关。游戏的女主角糖糖就是这两种文化凝成的产物。

固然时至今日,地雷系曾经越来越成为一种穿搭化装作风的代名词,但menhera则依然坚持着原意——肉体病态、不安定。可以说,糖糖的穿搭是地雷系作风,而她的肉体则是处于menhera状态。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2

 

 

世纪之交的亚文化缩影

像素艺术。芯片音乐。噪点马赛克。蓝屏乱码。4:3的屏幕比例。蒸汽波。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3

《N》宣传影片中的一切都在通知人们,至少在视觉上,这部游戏打算走复古作风。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4以蓝绿粉紫为基调,被命名为“独角兽色”的颜色搭配,呈如今背景与女主角化身的超天酱身上

之所以这么做,是由于1994年出生的开发者にゃるら“想做一个美少女游戏”。这里的“美少女游戏”是一个狭义概念,指的不是往常满大街都是的那种包含美少女的游戏,而是上世纪末盛行开来的那些视觉小说。可以说,《N》的一大部分内容,都是对世纪之交那些美少女游戏的致敬。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5《雫》,上世纪最知名的美少女游戏之一

游戏的女主角糖糖运用的手柄类似上世纪末盛行的Dreamcast手柄,主题曲《INTERNET OVERDOSE》歌词內的“脑天直击”,则是当年世嘉土星主机当年颇为盛行的广告语。不只如此,这个从歌词到画面构图和演出都在戏仿名作的主题曲,着实彰显了开发者关于美少女游戏的热爱。

如歌词中的“连宇宙都能腐蚀的恋爱”,对应着2003年末由Nitro+发行的《沙耶の唄》宣传语“那是,将世界都腐蚀的恋爱”,同样,该宣传语也暗示了游戏中的沙耶开花腐蚀世界的结局。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6

“被无数次传来的毒电波温柔包裹”,对应着1996年由Leaf社制造的《雫》中,在血红的夕阳前,以自己身体作为接纳器,笑容等主角到来的电波女瑠璃子名场景(下一刻主角会由于假称可以接纳到瑠璃子的电波,而被她反复发送的充溢情感的毒电波冲击到昏厥)。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7图片上半部分为宣传片画面,下半部分为《雫》的游戏画面,可以看到二者构图非常相似

“闪闪发亮的天台演出奏着梦境诱人的旋律”,则是名作《素晴日~不连续存在~》中橘希实香在屋顶用警棍打断栏杆,并称“这是音乐”的名场景。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8

歌词还可能触及了《いつか降る雪》、《lain》、 《Moon.》、《ジサツのための101の方法》等作品——都是当年颇著名的美少女游戏。而除了歌词,游戏流程中的梗也浩如烟海。

在《N》的游戏过程中,假设游戏直播的选项到了第五回,那么女主角会直播一款2001年的美少女游戏《さよならを教えて 〜comment te dire adieu〜》(即《sayo教》),画面中呈现的女孩显然是该游戏的女主角巢鸭睦月。巢鸭睦月在《sayo教》的男主角眼里就是天使——自称电子之海中的天使的《N》女主角,在观众眼里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天使呢。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9

游戏中最难达成的成就“megaten”,不只是《真女神转生》的简称,还戏仿了《真女神转生2》的都市传说:听说玩家有1/65536的几率,在《真女神转生2》的开头触发满屏的“快删了”红字——在《N》中,红字变成了白字,触发概率则调整为了1/100。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0左边为都市传说中《真女神转生2》的收场红字,右边为《N》中有1%几率呈现的结局

另一个颇让人玩味的梗,是糖糖服用过多肉体类药物后才会触发的Rainbow Girl结局。糖糖会开端对屏幕对面的玩家说话,谢谢玩家引导她。而玩家面前会呈现回应她的选项,这有些类似《命运石之门》开头男主角对着屏幕讲话, 但其实更趋近于《I/O》中D线的一幕:男主角发病时同样会对着屏幕对面的玩家说话,然后呈现选项——回应还是不回应:假设不回应一切会照常;假设选择回应,男主角会开枪自尽。

 

理想主义游戏

假设说《N》对昔日的怀旧是浪漫的戏仿和致敬,那么关于日本主播文化的描画则可以说是鞭辟入里,几乎就是百分百的理想映射。

固然在游戏中,主播超天酱只是女主角糖糖化装后的状态——一些玩家因此拒绝将她称为Vtuber,也觉得《N》不是Vtuber相关游戏,但游戏确实触及到相当多的Vtuber擦边球,看做是Vtuber直播生态也并无不可。

擦边球最典型的莫过于——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1

以及基本只需在Vtuber界才会呈现的句子:我爱上中之人(虚拟主播后面的真人主播)了,皮套(虚拟主播的虚拟形象)再见。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2

揶揄Vtuber现状的,还有“摆烂打APEX”——假设不知道播什么,那么播APEX准没错。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3

以及对直播界靠软色情内容涨粉的揶揄: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4

以及女主播常见话术“大家要永远陪着我”: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5

至于在论坛里报团取暖,就是一些玩家与观众的创伤了。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6

心胸一丝希望,徒劳地在论坛(这里是匿名版)寻求着被删掉的直播存档,不由让人想起了当年同样失去了天使的4chan。

而游戏最容易冒犯玩家的一点,莫过于玩家本人在游戏中的身份——玩家本人既是糖糖的Producer(类似于经纪人),又是她的男朋友。也因此,《N》获得了“虚拟偶像男友模拟器”的称号——固然打通游戏的玩家会认识到并非如此。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7

糖糖一边收着粉丝送的礼物,一边猖獗讨好玩家。观众送来的礼物和钱,最终都会成为和玩家恩爱的润滑剂。显然,玩家一旦退出游戏,就会瞬间从“主播的男朋友”变成普通观众,假设平日里有给女主播打钱送礼物,多几少会觉得有些不适。

而开发者显然乐于给玩家提供创伤,在采访中他直言:“假设我也能创作出一部给玩家内心留下伤痕的作品就好了”。恭喜,他做到了。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8曾经取关了

游戏写实的另一侧,则在于对肉体不安定、对特定的人有极大依赖性的menhera系女孩的描写。

在游戏中,糖糖时不时会发信息给玩家,假设玩家漏过了哪怕几次回复,就会进入坏结局,只能读档重来。关于一个数值养成游戏,这点相当让人烦躁。一些玩家以为这种设置不合理——不幸的是,这游戏偏偏在这点上非常写实……不回信息,真的就会分手。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19

对肉体不安定、依赖感很重的女孩来说,频繁的“发短信-被回复”能确立安全感,而丧失这种安全感会让她们抓狂。至于糖糖的其他表现:动不动猜忌对象能否是真爱,以致出题考验玩家第一次约会在哪里,某某事情做过几次,也都是理想中常见的行为。可以说开发者对这类型的姑娘有深化的了解。

游戏的数值设计也时辰在提示你“这是理想的映射”:像是辛辛劳苦搞十次阿宅电台的涨粉量,也不如一次软色情直播;在游戏前期,刷论坛只会徒增压力,而随着糖糖暗淡度的提升,刷论坛喷人反而会开端减压——这种从普通网民变成网络喷子的过程,多几少会让玩家心有戚戚。

 

映射玩家内心的七彩棱镜

在Steam上,《N》的评论区相当有趣。有人评价说“就像虚拟偶像观众比虚拟偶像有意义一样,游戏评论区也比游戏本体有意义”。

更有趣的是,中日英每种言语的评论都有自己的特征。

在游戏梗原产地的日本,大部分评论都在讨论游戏本体——比如“好多怀旧的东西啊”与“地雷女描写得很好”,提及Vtuber以致主播的少之又少。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20“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关于网络上常见的メンヘラ女描写得很明晰。”

而远离东亚文化的英文玩家,主要评论了自己的游戏体验。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21

 

“真的很难置信,哪怕我尽了最大的努力辅佐她摆脱困境,但最终还是觉得自己是个糟糕的家伙”

至于多姿多彩的中文评论区,假设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虚拟偶像”。细致表现为:“破防”“ptsd”“会变得不幸”“你把几人生活毁了”“糖糖我好喜欢你,为了你,我要……”“你带我走吧”。假设你不看虚拟主播,可能对这些话一头雾水——当然从各种角度而言,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有利于身心安康。

可以说日英评论区提及虚拟偶像的次数,加起来乘十倍也没有中文评论区多,很难描画这种现象究竟为何——难道是这个游戏的中国玩家9成都是或者曾经是虚拟偶像观众,而日英区不是?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对2000年的网络说再见插图22

 

如何说再见

《主播女孩重度依赖》的游戏流程从糖糖约请你辅佐直播开端,经过了成百上千的梗后,又回归到糖糖告别直播,也告别你——某些人被糖糖打动了,某些人没有。

在通关游戏的路上,越是熟知这些梗的来源,玩家就越会疑惑:糖糖到底是一个足够复杂多元的人,抑或仅仅只是一堆复古与当代写实元素的拟合?

无论如何,对玩家来讲是十几个小时,对糖糖来讲是30天的直播生活终了了。她以自己的意志分开了玩家与直播,走向了她的重生活。

她最喜欢的电影是《搏击俱乐部》和《猜火车》,最喜欢的动画导演是富野由悠季,她喜欢看《假面骑士》和《美妙频道》,喜欢用Dreamcast风的手柄玩大量2000年左右的游戏,喜欢VOCALOID。

她想变成大怪兽,踩掉诉让社畜们叫苦不及的公司。在沉浸玩乐之余,她也会苦思冥想怎样做好下一次直播。

她的肉体很弱,需求依赖药物和割腕宣泄压力,但也会一个人出门好好玩一天。

她会时不时讲一些名台词,像是“今天,去看了海。曾经不再惧怕了”,让你搞不清她究竟是认真的,还仅仅只是在玩梗。

她的被认可欲很强,但往常她曾经不需求你的认可了。

她向你道别,留下了空荡荡的椅子。最后你关掉游戏时,还会收到一句“晚安”。

这是一段2000年前后的回想,一个和主播女孩的故事。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游戏

原神2021!你愿意和我共同见证吗?

2022-1-28 1:10:53

游戏

三色绘恋被罚,利润不够交罚款!国产galgame或许没有春天!

2022-3-4 8:40:53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未来

    好多人在玩

    • PILIACG

      是哒